北大荒(600598)股票08月10日行情觀點:基本面差,走勢較強,可考慮波段操作

2020-08-10 12:19:04來源:新浪網千股千評作者:喬峰

今日北大荒股票行情觀點:基本面差,走勢較強,可考慮波段操作

北大荒股票2020年08月10日12時18分報價數據:

代碼名稱最新價漲跌額漲跌幅昨收今開最高最低成交量(萬股)成交額(萬元)
600598北大荒19.4-0.36-1.82219.7619.4819.6419.052626.3550770.68

北大荒股票今日走勢圖

以下北大荒股票相關新聞資訊:

原標題:開啟北大荒走向世界的新征程 ――“北大荒”千億品牌價值發布會側記 來源:北大荒集團

8月7日,立秋。多日的高溫天氣隨著立秋節氣的到來驟然轉涼。但哈爾濱北大荒國際飯店二樓的多功能廳內卻熱鬧非凡――“北大荒”千億品牌價值發布會在這里舉行。

兩天前,在北京,有著73年歷史的北大荒再次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由世界品牌實驗室(World Brand Lab)主辦的2020年(第十七屆)世界品牌大會暨2020年(第十七屆)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發布會上, 北大荒農墾集團有限公司三大品牌――“北大荒”“九三”“完達山”再次攜手榮登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其中,“北大荒”品牌價值突破千億元,達1028.36億元,排名第50位,在農業類品牌中繼續保持排名第一的殊榮。

這是自2004年北大荒集團參與世界品牌實驗室品牌工程建設以來,“北大荒”品牌價值首次突破千億大關。消息傳來,全體北大荒人無不為之激動和欣喜,這是幾代北大荒人不懈努力的結果。北大荒農墾集團有限公司(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楊寶龍在致辭中說,“北大荒”品牌鑄就史,是中華兒女櫛風沐雨、傲雪欺霜的墾荒史,也是大氣磅礴、波瀾壯闊的中國現代農業發展史。70多年前,北大荒的先輩們風餐露宿、披荊斬棘,將亙古荒原變成了萬頃良田,他們寓兵于農、保家衛國,出色地完成了屯墾戍邊的歷史重任。今天的擁有4300多萬畝耕地,糧食產量實現“十六連豐”,每年糧食產出能力達440億斤,“北大荒”品牌對于國人來說是可靠的品質、是黑土的情懷,更是對73年拓荒史的神圣回憶。

“北大荒”品牌價值突破千億大關,也是企業轉制后北大荒人以不進則退的危機感、時不我待的緊迫感、舍我其誰的使命感,攻城拔寨、穿越荊棘,促使“北大荒”品牌價值在短期內實現重大躍升結出的碩果。

走進北大荒國際飯店二樓多功能廳,只見產品展示臺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食品,精品大米、高端奶粉、含鍶礦泉水、凍干玉米、每日堅果……這些產品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北大荒。

開發建設之初,北大荒主要生產糧食。70多年來,北大荒作為國家重要商品糧基地這一定位沒有改變,但精深加工的產品卻從無到有、由少到多,昔日的米、面、油、乳等產品更是早已提檔升級,在這個不大的展臺上就可見一斑。這里不僅有一瓶售價可達30多元的礦泉水、價格可以與國外優質嬰兒乳品比肩的完達山奶粉,更有時尚的小零食。北大荒人在生產老百姓日常生活離不開的米、面、油等產品的同時,也正嘗試著走一條精深加工、高大上新的路線。

“過去顧客想買北大荒的產品,要到不同的地方,不是很方便,現在只要在北大荒綠色智慧廚房就都可以找到了!币晃还ぷ魅藛T自豪地告訴記者。粗略統計,七八米長的展臺上,就擺放了60多種北大荒產品。

自2018年12月16日北大荒集團正式揭牌成立后,兩年來,通過不斷改革,北大荒迸發出前所未所的活力,“全國農業看龍江,龍江農業看北大荒”“現在買豆油不都買九三的嗎?”“我家孩子愛喝完達山的奶粉,完達山奶粉不僅營養價值高,喝著還放心!边@是日常生活中,冰城普通百姓對墾區三大品牌耳熟能詳的評價。同時,越來越多的業界人士看好北大荒。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黑龍江省委員會副會長譚百成對于北大荒品牌價值突破千億這樣評價:北大荒集團掛牌成立以來,北大荒人結合北大荒的發展實際,走出一條具有北大荒特色的發展道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北大荒”品牌價值千億元目標的提前實現,就是最為有力的證明,也為龍江農業品牌的振興發展堅定了主心骨、樹立了風向標。這一成績的取得,不僅是北大荒人的驕傲,也是全體龍江人的驕傲,更是全國農業領域的驕傲。

他相信北大荒集團能將品牌價值轉換為發展動能,延伸觸角,充當中國品牌農業進軍世界的“鋪路石”;發揮優勢,成為引領中國綠色消費理念的“試金石”;秉持品質,致力形成讓全國消費者緊緊依賴的“吸鐵石”;服務大局,繼續當好維護國家糧食安全的“壓艙石”。

于北大荒品牌能夠取得如此驕人的業績,世界企業家集團、世界品牌實驗室專家組成員、行政總裁袁浩東同樣不惜贊美之詞: 我非常榮幸地參加北大荒集團的新聞發布會,和大家一起見證北大荒集團品牌價值突破千億的歷史性時刻!過去幾年,我們見證了北大荒集團品牌戰略的成功,未來幾年,我們也愿意為北大荒集團的品牌全球化貢獻微薄力量!2020年度“北大荒”品牌價值超千億,專家組正是在評估模型基礎上,對影響品牌價值各要素的綜合評定,得出的客觀數值,這是北大荒集團品牌戰略實施、管理、經營成果的真實量化體現。作為全國行業內的第一品牌,北大荒當之無愧!

他表示,專家在評估北大荒集團品牌價值時,注意到多個特點,如北大荒獨特的央企身份,承擔了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重任,勇做應對突發事件的“中華大糧倉”、國家糧食安全的“壓艙石”。數次應對突發災害中的行動,也有力證明了北大荒集團履行社會責任的意愿和高效的執行能力,這無疑提高了市場對“北大荒”品牌的信任度和依賴度。

他也很高興地向大家通報,“北大荒”已被世界品牌實驗室納入《世界品牌500強》跟蹤候選目錄,希望在世界品牌500強榜單上,能夠盡早看到北大荒的名字。這不但是北大荒的榮耀,也是中國農業和中國農墾的榮耀!

在走進會場之前,許多嘉賓都在“北大荒”千億品牌價值發布會簽到墻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楊寶龍在簽名時寫下了“中國北大荒”五個大字。是的,北大荒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它正邁著鏗鏹有力的步伐朝著世界500強進軍,努力綻放著屬于自己的榮光與夢想!

  【等深線】商人馬彬的“漠河絕境”

  2012年,時年51歲的馬彬在一次旅游時留影。受訪者供圖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晏耀斌 北京報道

  6月21日,父親節。這一天,馬曉(化名)在北京安葬了父親馬彬。卒年59歲的馬彬,家住北京市房山區,是北京寶恒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恒公司”)、中油豐年(北京石油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油豐年”)、北京瑞雪豐年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業的董事長。

  馬彬的死,與一起備受爭議的刑事案件有關。案件偵辦時,馬彬的羈押場所頻繁變更,公訴時,罪名在行賄罪之外又增加了挪用2.9億元公款罪,案件審理時一波三折。

  據參加庭審的律師和家人回憶,在第一次開庭時,馬彬當庭申明,自己曾遭到過刑訊逼供。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掌握的材料表明,2019年10月17日,馬彬被從漠河看守所送往漠河市人民醫院(以下簡稱“漠河醫院”),后轉至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以下簡稱“哈醫大附屬二院”),入院記錄顯示,此前在漠河醫院已被確診為“腦梗死”。最終,馬彬被轉回北京醫治,于2020年6月19日去世。

  馬彬的辯護律師徐昕告訴《等深線》記者,馬彬一方曾多次向當地司法機關提出取保候審,但都被拒絕。馬彬案件的主審法官則以“工作要求不能接受采訪”為由拒絕了《等深線》記者的采訪,后負責送達取保候審決定書的當地法院副院長,也未同意記者的采訪要求。

  “羈押制度必須以取保侯審為原則,羈押為例外!毙礻空J為,“如果得到及時就醫,馬彬完全可以活得好好的”。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陳永生向《等深線》記者指出,該案明顯違反《刑事訴訟法》級別管轄、地域管轄規定,且嚴重超過法定審限。

  失聯

  馬彬被發現“失聯”的那一天,同樣也是父親節。四年前,即2016年6月19日,馬曉怎么也聯系不上自己的父親。提取小區監控錄像后,馬曉發現父親馬彬被“不明人士”從地下車庫帶走。

  這個每天都要和女兒馬曉視頻的父親,一下子從馬曉的生活中消失了,當時馬曉只有20歲,剛剛上大學,而她的弟弟只有14歲。馬曉的家人隨即向北京警方報案,但在未來的十多天里,馬彬依然杳無音訊。

  在焦急等待中,馬曉的家人接到一個陌生電話通知,馬彬被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圖強林區檢察院以涉嫌行賄罪帶走。圖強林區法院和檢察院位于漠河縣圖強鎮,均屬于袖珍型基層審判和檢察機關。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這個本該安心讀書的馬曉,自從她的父親出事后,小姑娘就走進了四處控告的無奈中,原計劃去國外讀研究生的夢想也戛然而止。馬曉向《等深線》記者表示,自接到這個陌生電話后,他們家人既未收到與實際羈押期間相符的通知書,也沒有人告知權利,更不知道馬彬羈押在何處。8個月后,馬彬的辯護律師才獲得圖強林區檢察院批準會見馬彬,馬彬失蹤后的情況才得以復盤。

  據馬曉介紹以及有關司法文書記載,被“無名人士”帶走后第7天,即2016年6月24日,馬彬因涉嫌行賄罪被黑龍江省檢察院指定管轄,同日由黑龍江省檢察院大興安嶺分院指定圖強林區檢察院院偵查管轄,圖強林區檢察院同日決定刑拘,同年7月8日由圖強林區公安局執行逮捕。

  馬彬的羈押場所也在頻繁變更中。2016年6月25日,馬彬被羈押于哈爾濱第一看守所,8月23日羈押于興隆林業地區看守所,10月24日被羈押于加格達奇區看守所。審理過程中的2019年5月,因圖強林區法院被撤銷合并,馬彬被羈押到漠河看守所,漠河也成了馬彬的生命終點。

  在被帶走后、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七天時間里,馬彬經歷了什么,以至于讓一個身體健壯的中年男人最終在審理過程中死去,則成為了這個案件敏感而棘手的痛點,馬彬案件的主審法官則以工作要求不能接受采訪為由拒絕了《等深線》記者的采訪。

  受審

  2017年5月,圖強檢察院將馬彬涉嫌挪用公款、行賄一案公訴至圖強法院。圖強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2012年5月,馬彬與時任黑龍江農墾北大荒商貿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的仉某某共謀,獲取了黑龍江農墾北大荒商貿集團有限責任公司4.13億元,最后馬彬用其中2.9億元,以寶恒投資公司名義收購了股權,案發至今未歸還。

  同時,檢方還指控馬彬分別向北大荒商貿集團董事長錢某某及北大荒商貿集團集團副總經理、黑龍江省保力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的仉某某行賄現金及手表,累計行賄41.05萬元。

  彼時,圖強林區基層法院正處在改制當中。按照有關文件要求,鐵路、林業、農墾等系統的公檢法要納入國家司法管理體系。在改革即將拉開之時,這家只有22名人員組成的林區法院,領命接管了該院建院近40年以來金額高達2.9億元的驚天大案。

  被有關媒體稱為“袖珍法院”的圖強林區法院為何能夠成為該案的承辦法院,從案件審理開始就遭受到質疑。徐昕律師認為無論是從地域管轄規定,還是指定管轄規定,抑或審判級別管轄,圖強林區法院不具備管轄權!斑@次開庭審理是一場無效審判!

  2018年5月15日,馬彬案在圖強林區法院第一次開庭,8月17日第二次開庭。馬彬的辯護律師在書面辯護詞中寫明:三天開庭,馬彬帶病參與,兩天半堅持抗議庭審,公訴人匆匆舉證,被告人、辯護人完全無法聽清,法庭不僅不保障平靜的庭審環境,還撤掉了馬彬的麥克風,馬彬的訴訟權利沒有得到保障。

  馬彬和律師多次向大興安嶺檢察院、黑龍江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圖強林區檢察院對其實施非法拘禁、刑訊逼供。

  據馬彬的辯護律師介紹,在馬彬羈押8個月后,律師獲準會見馬彬時還能看到馬彬身上的傷痕和“掐頭去尾”的審訊錄像,但關于馬彬的傷情鑒定申請始終未得到圖強林區法院的同意。

  這就發生了“當庭脫褲要求驗傷”一幕。據參加庭審的律師和馬彬的家人敘述,第一次庭審時,馬彬突然脫下了外褲,聲稱:“我所有的材料,都是刑訊逼供出來的,沒有一份是真的。我腦袋上有包,腿上有紫痕。我幾次提到驗傷,法院、辦案單位、看守所都不驗。要審判我,就要給我驗傷。不驗傷,這個庭我不能開!

  這一次開庭僅僅持續了一小時,法院不得不宣布休庭。

  糾紛

  馬彬的遭遇源于商業合作。2011年6月16日,三亞保力公司(項目公司)取得三亞市河東區迎賓路中段南側647畝出讓土地。其中,齊齊哈爾市盛禾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禾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海南天久公司持有三亞保力公司90%股權、黑龍江威訊房地產開發公司持有三亞保力公司5%股權、哈爾濱瑞達園林綠化公司持有三亞保力公司5%股權。

  2011年8月,盛禾公司委托黑龍江產權交易中心公開對外轉讓項目公司海南天久公司100%股權,黑龍江省建設公司和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控股股東為北大荒商貿集團公司)商議出資成立黑龍江省保力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黑龍江保力公司”)聯合收購盛禾公司持有的海南天久公司100%股權。

  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與黑龍江省建設集團公司承諾,在收購海南天久公司100%股權后,必須按照2.9億元的價格收購黑龍江威訊房地產開發公司及哈爾濱瑞達園林綠化公司持有的三亞保力公司的另外10%股權,否則構成違約。

  收購后不久,黑龍江省農墾總局要求下屬非房地產類公司必須退出房地產開發項目,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及黑龍江建設集團公司面臨無法繼續收購三亞保力公司其他兩位小股東持有的10%股權。

  曾與北大荒集團、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有過良好合作關系的馬彬,緊急受邀出資收購10%股權。同時各方約定,馬彬旗下的寶恒公司將來再投資控股黑龍江保力公司進而達到操盤三亞地產項目647畝土地的開發權。

  與此同時,馬彬與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之間又開展了委托購油業務。2012年6月5日,由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出資51%和北京瑞雪豐年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上海墾豐公司,為前者代為購買油品。公司成立后,北大荒集團董事會決議向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借款4.13億元,后者再以借款形式將錢轉入上海墾豐公司,委托后者采購油品。

  上海墾豐公司與馬彬控制的中油豐年簽訂了委托購油合同,后者按照合同獲得了4.326億元資金并完成了20多萬噸的油品采購和交付。資金明細顯示,其中有一筆2.463億元的退款被另外一家公司退到了寶恒公司,該公司就是馬彬參與三亞土地收購、支付2.9億元收購款的公司。

  馬彬挪用2.9億元公款罪由此而來。徐昕律師在接受《等深線》記者采訪表示,借款的性質決定了這是一起合法有效的債權債務關系,且資金的權屬發生了多次轉移,而油品采購合同同樣在實質性履行。

  “各方是不是有預謀地通過油品委托來獲取土地收購資金,不得而知,但絕對不構成挪用公款罪!

  死亡

  在“失聯”并被指控犯罪前,馬彬正在對三亞與北大荒商貿集團、黑龍江省建設集團公司等合作方發起了多起訴訟。徐昕告訴記者,“寧波北大荒物流公司方面曾報案指控馬彬詐騙,但上海公安沒有立案!彼J為,種種舉措足以證明雙方不可能存在挪用資金的共謀。

  黑龍江省建設公司與另一家公司還簽訂《項目合作框架協議》,將三亞土地項目的部分股權轉給了另一家公司,馬彬無法按照約定操盤三亞土地項目,且小股東的權益在土地開發中無法得到保障。

  馬彬發起訴訟并申請法院查封了三亞地產項目的部分土地。截至馬彬被帶走,寶恒公司已在三亞中院、海南高院針對其他股東及間接股東發起訴訟 8 宗,4 宗一審二審均勝訴,1 宗在一審勝訴的基礎上已申請中止,另 3 宗因馬彬被帶走,被迫中止。

  海南高院通知 2016 年 6 月 24 日二審開庭審理寶恒公司訴三亞保力其他股東銷售代理權爭議糾紛一案。就在開庭前 6 天,馬彬被大興安嶺方面帶走,訴訟也就此中止。

  徐昕律師在法庭上指出,這是一起檢察機關涉嫌插手經濟糾紛、以刑事手段打擊民營企業家的典型案例!榜R彬所描述的刑訊逼供手段,是我們所了解的最近幾年檢察官實施的最殘酷的刑訊逼供!

  馬彬的控告狀顯示,在其被非法拘禁和羈押期間,遭受了多次刑訊逼供,包括拳打腳踢、用鐵器反復打擊大腿、用方形鐵器滾動碾壓其身體、用冰凍礦泉水瓶暴打頭和臉部。

  黑龍江省檢察院的初核報告顯示:“2016年6月23日19時34分,黑龍江省農墾紀委梁世林、朱玉軍等人,按照農墾總局紀委領導指派,將馬彬從哈爾濱市紀委辦案中心帶出后,由大興安嶺檢察院司機徐曉東開著一輛乳白色吉普車,梁世林與馬彬還有另外兩個人一同乘車,徐將馬彬等四人送到農墾紀委辦案點,梁把馬彬交給辦案點的辦案人員!

  40萬元的“行賄”成為馬彬被抓的初因,而在公訴時馬彬又被指控挪用2.9億元公款。讓徐昕律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案卷中的立案決定書只對馬彬涉嫌行賄罪一案立案偵查,并沒有對馬彬涉嫌挪用公款立案偵查!跋喈斢诜ㄔ涸趯徖怼淮嬖凇陌讣,這完全是司法笑話!

  有關法律和訴訟規則明確規定,立案是管轄和刑事偵查的前提,偵查的各種法律手續和訴訟文書必須完備。在馬彬案件庭審之中和庭審之后,公訴人圖強林區檢察院未對此做出解釋,而圖強林區法院也未要求檢察院說明。

  2019年1月4日,圖強林區檢察院、法院被撤銷,分別并入漠河檢察院、法院,案件轉入漠河法院。徐昕律師告訴記者,此時,馬彬的健康正在一步一步惡化,十多次取保就醫的申請都未得到批準。

  醫院病例顯示,同年10月上旬,馬彬左側肢體出現活動不便。10月17日,漠河醫院診斷馬彬“腦梗死”,建議轉院治療。馬彬在法警和家人的護送下,被送往哈爾濱醫科大第二附屬醫院搶救,車程16小時。

  馬彬家屬告訴記者,在車上,馬彬已經失去意識。在哈醫大附屬二院給出的住院登記材料上,主訴癥狀一欄中,亦顯示馬彬”左側肢體障礙活動4天,加重意識不清1天”。

  馬曉當時就在醫院陪護父親馬彬,她告訴記者,10月19日下午,哈爾濱醫科大第二附屬醫院醫生告知他們,“馬彬可能隨時死亡,可能且最好的搶救結果也是植物人”。

  親屬透露,在十多次拒絕取保就醫申請后,漠河法院一副院長當日緊急趕到醫院,并在病床前扔下了取保候審決定書,取保候審決定書的落款時間為10月19日。

  同年12月27日,哈爾濱醫科大第二附屬醫院出具出院證明:馬彬急性大面積腦梗死,呼吸衰竭等,建議進行加強康復治療。2020年6月19日,馬彬在北大醫療康復醫院死亡,死亡時間距離“失蹤”正好四年。

  如醫生所言,在手術后馬彬成了植物人并死亡,給馬彬送取保候審決定書漠河法院副院長則拒絕了《等深線》記者就該案的相關采訪。截至《等深線》發稿,在圖強林區法院第二次開庭后的整整兩年里馬彬案件再無音訊,自馬彬成為植物人后法院和檢察院也未再出現。

  “挪用公款500萬元以上、就面臨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應當由中級以上法院審理。馬彬被指控挪用公款2.9億元,應當由中級以上的法院審理,圖強林區法院屬基層法院,對本案無級別管轄權!标愑郎硎,圖強林區法院既不屬本案犯罪地法院,也不是本案被告人居住地法院,因此也對本案無地域管轄權。

  陳永生還指出,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08條規定、以及刑事訴訟法第158條規定, “公訴案件一審一般不得超過6個月。本案圖強檢察院于2017年5月起訴至圖強法院,2018年5月15日才第一次開庭審理,開庭前就拖延1年,嚴重超過法定的審判時限!

  

原標題:“北大荒”品牌價值超過1000億元 來源:新華網

記者從7日上午召開的“北大荒”千億品牌價值發布會了解到,“北大荒”品牌價值突破千億元,達1028.36億元,居中國農業第一品牌位置。

世界企業家集團、世界品牌實驗室專家組成員行政總裁袁浩東為“北大荒”作品牌發布并授牌。北大荒農墾集團有限公司三大品牌――“北大荒”“九三”“完達山”再次攜手榮登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其中,“北大荒”品牌價值突破千億元,品牌價值達1028.36億元,排名第50位,較2019年789.18億元增長239.18億元,增幅30.31%,排名提升2位。

北大荒農墾集團有限公司(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楊寶龍說,多年來,“北大荒”憑借自身的核心優勢和強勁動力,品牌價值節節攀升,持續領跑中國農業第一品牌。特別是推進公司制改制以來,僅一年時間,“北大荒”品牌價值就突破了千億大關,有力印證了北大荒集團在市場化進程中實現了加速飛躍。

今天的“北大荒”坐擁耕地 4440余萬畝,糧食產量實現“十六連豐”,年糧食產出能力達440億斤,被譽為維護國家糧食安全的“壓艙石”。如今,“北大荒”正由“大糧倉”向“大糧商”“國際新型食品供應商”轉變。

快速索引:

安徽快3火爆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