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股東增減持均現井噴:面對“壓力測試” 為何股價表現迥異?

2020-10-09 20:50:09來源:瞄股網作者:小愛

東方財富Choice金融終端數據統計顯示,9月A股二級市場一共公告發生了2335筆減持、257筆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發生在9月之前但公告日在9月1日之后的增減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9月之前、而最后增持日期在9月之后的區間增減持行為)。

8月A股二級市場一共公告發生了801筆減持、105筆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發生在8月之前但公告日在8月1日之后的增減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8月之前、而最后增持日期在8月之后的區間增減持行為)。

由此可見,9月雖然增持和減持均有所增加,但重要股東減持力度明顯大于增持。減持筆數上升幅度為191.51%,增持筆數上升幅度僅為144.76%。

銀行高管仍熱衷增持新希望股東增持因信披被點名

增持方面,9月以銀行股為代表的低估值板塊依然是董監高或重要股東增持的重點。此外,近期被熱議的消費股也出現了增持的身影。

東方財富Choice金融終端顯示,9月招商銀行、浙商銀行、渝農商行均發生了高管增持。其中又屬招商銀行被增持次數最多。

參與招商銀行增持的均是董監高團隊成員。田惠宇、王良、劉建軍、熊良俊、汪建中五人參與,增持價格在每股36.70元至每股37.53元之間,合計增持17.75萬股,合計斥資約662.5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以9月30日收盤價每股36元計算,上述五名高管9月增持部分出現小幅虧損,虧損幅度在1.90%~4.07%之間。

招商銀行在9月出現了較大人事變動。9月11日,招行發布公告,因工作變動原因,李建紅辭任招商銀行董事長職務,繆建民將擔任公司第十一屆董事會董事長。9月24日招行再次發布公告,繆建民擔任招商銀行董事、董事長的任職資格獲得銀保監會核準。

今年以來,招行董監高團隊至少已有十余人多次增持公司股票。在銀行板塊整體破凈的背景下,招商銀行A股目前市凈率達到1.53倍,僅次于寧波銀行。不少市場人士也多次對公司表示了看好。

廣發證券在點評公司中報時指出,招商銀行今年上半年在可比股份行同業中仍保持領先,財富管理業務恢復高速增長,存款結構優化。廣發證券因此給予了招商銀行A股“買入”評級,認為其合理價格為每股40.18元左右。

但另外兩家被高管增持的上市銀行估值就便宜得多了。浙商銀行目前市凈率為0.80倍,渝農商行只有0.63倍。

東方財富Choice金融終端數據顯示,浙商銀行高管在9月共出手增持了15次,這是去年年底穩定股價承諾的收官之作。

9月16日,浙商銀行發布公告稱,去年12月21日發布的11名高管自愿增持公司A股股份計劃,已在承諾的期限內實施完畢。11名增持主體因實施本次計劃通過上海證券交易交易系統共增持本公司股份298.6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0140%,成交價格區間為每股人民幣3.86元至4.43元,增持金額合計人民幣1212.4434萬元。

浙商銀行去年11月26日上市,發行價為每股4.94元。但目前其股價只有4.22元,即使復權后,依然處于破發狀態(公司7月實施了10派2.4元(含稅) 的年度分紅方案)。

華泰證券指出,浙商銀行有其優勢,但亦有不足之處。優勢主要在于較高的資產端收益率、投資收益、節稅效應和不斷壓降的成本收入比。不足主要在于存款成本并不占優以及中間收入貢獻不足。華泰證券因此給予了浙商銀行“增持評級”,2020年目標PB為0.83倍,目標價4.62元。

渝農商行也在9月9日發布了關于穩定股價方案實施進展的公告。增持計劃的主要內容為自2020年6月8日起6個月內,增持主體通過上交所交易系統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以不超過上一年度自本行領取薪酬(稅后)15%的自有資金增持本行無限售條件的A股流通股份。按照計劃,公司非獨立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共計11人將參與此次增持。

截至9月9日,渝農商行上述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以自有資金增持銀行股份6.76萬股,成交價格區間為每股人民幣5.13元至5.19元,合計增持金額人民幣34.85萬元,按照上述人員上一年度自本行領取薪酬(稅后)15%計算,增持金額已經過半。

渝農商行同樣處于破發狀態。渝農商行2019年10月29日上市,發行價為每股7.36元。今年5月實施了10派2.3元(含稅) 的分紅方案。但其目前市價僅有每股4.99元,不但大幅破發,即使是上述參與增持的董監高也小幅被套。

此外,根據9月10日消息,渝農商行因未嚴格監控貸款資金流向致部分貸款被土儲機構使用等5宗罪被重慶銀保監局罰款180萬。

銀行板塊因估值低而屢屢被增持,卻依然暫時未能受到更多資金追捧。但與此同時,因屢創新高而備受爭議的消費板塊,9月也出現了重要股東增持的身影。

9月14日~9月24日,新希望副董事長王航五次出手增持新希望股份,合計增持數量達到55000股,價格在每股28.43元~31.60元之間。

值得一提的是,王航出手正是新希望股價大幅回調之際。8月31日,銀河證券策略團隊最新研報稱,“不為創紀錄的消費股再唱贊歌”,這一說法引發了市場熱議,同時也伴隨著大消費板塊的回調。9月以來新希望的股價跌幅達到27.11%,王航出手頗有為新希望普通股東傳遞信心之意。

但新希望在9月還因增持而收到了深交所關注函。9月23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新希望六和下發監管函。監管函指出,新希望六和8月5日就已收到股東新希望集團增持到期完成的通知,但遲至8月27日才披露相關公告。根據當時的公告,新希望集團有限公司計劃自2020年2月5日起6個月內以不低于2億元、不超過4億元增持公司股份,增持價格不超過20元/股。截至8月5日,增持計劃實施期限屆滿并已實施完畢。新希望集團增持200萬股,占新希望六和總股本的0.05%,增持金額合計約3653.1萬元,未達到承諾增持股份金額下限的原因主要在于,新希望六和股價自2月14日起持續高于增持價格上限,不符合增持的條件。

減持井噴 面對“壓力測試”個股表現分化

減持方面,9月產業資本、財務投資者、重要股東的減持力度大幅上升。原因之一在于以科創板為代表的次新成長股前期漲幅過大,同時8月為中報披露窗口期,許多公司重要股東的減持計劃因此推后。

東方財富Choice金融終端顯示,9月共有17家科創板上市公司有重要股東減持,共計發生114筆。

其中,柏楚電子發生的減持非常引人注目。8月24日,柏楚電子發布公告,收到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周荇,董事、副總經理胡佳,高級管理人員、財務總監韓冬蕾,高級管理人員、市場總監徐軍出具的《關于股份減持計劃的告知函》。周荇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18.75萬股;胡佳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5.625萬股;韓冬蕾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5.625萬股;徐軍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5.625萬股。

9月,上述董監高的減持行為如約而至,且價格都在每股200元以上。9月21日,柏楚電子發布公告稱,本次減持計劃實施前,公司高級管理人員、財務總監韓冬蕾持有公司22.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225%。截至2020年9月18日,韓冬蕾通過集中競價減持公司股份3.4961萬股,減持計劃實施數量已經過半。

根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統計,包括韓冬蕾在內的董監高們目前已經減持公司股票11.226萬股,套現金額達到2466萬元。

西部超導則是被創投股東減持。公告顯示,西部超導于2020年9月21日收到公司股東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發來的《關于西部超導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減持的告知函》。2020年9月8日至2020年9月21日期間,深圳創投以大宗交易方式和集合競價方式累計減持公司股份454.2萬股,減持比例1.0293%。本次權益變動后,深圳創投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將從10.46%減少至9.43%,不觸及要約收購,不會使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

對于科創板而言,無論是董監高或是以深圳創投為代表的財務投資者,他們多數入股成本低廉,尤其是上市前便入股的投資者,更是通過IPO享受到了流動性溢價。不過,從市場表現來看,并非減持就一定是利空,更重要的是公司基本面。如柏楚電子盡管遭遇了9月董監高的減持,但當月公司股價上漲9.76%,并在9月30日盤中創出年內新高。

無獨有偶,一些基本面無甚亮點的公司,即使公司重要股東尚未開始減持,但往往在股東提出減持計劃后就出現大幅下跌。

9月9日晚間,亞光科技發布公告,近日分別收到控股股東湖南太陽鳥控股有限公司、嘉興銳聯三號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天通股份、北京浩藍瑞東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動人北京浩藍鐵馬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浩藍鐵馬)的告知函,太陽鳥控股擬減持不超過3222.68萬股,即不超過亞光科技總股本的3%;嘉興銳聯擬減持不超過9728.49萬股,即不超過亞光科技總股本的9.66%;天通控股擬減持6948.92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6.9%;浩藍瑞東、浩藍鐵馬擬合計減持不超過5559.14萬股,即不超過亞光科技總股本的5.52%;各股東合計擬減持亞光科技股份比例不超過25.08%。

受此消息影響,9月10日開盤后,亞光科技跳空低開后一度反抽,隨后又被洶涌的賣盤砸到跌停板,以20%的跌幅收盤。9月11日,公司股價又瞬間觸及20%的跌停板,但隨后股價有所反彈,最終收盤跌幅收窄至10.95%。

兩個交易日暴跌三成,亞光科技引發了中小股東的不滿。9月11日恰逢2020年湖南轄區上市公司投資者網上集體接待日活動,亞光科技遭遇了多名網友提問,證券事務代表陳騫表示,公司目前經營情況一切正常,股東減持屬于投資4年后的正常退出行為,不會對公司的日常經營造成影響。而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還有投資者提出了尖銳的問題:“請問公司董秘,貴公司一些股東清倉式減持是否遵照交易所規定執行,是否思考過公司天量減持后對二級市場的沖擊影響,公司大股東純粹為了上市圈錢嗎?減持的方式是否考慮大宗交易?另外,巨量減持背后是都意味著公司后市的無實際控制股東,也沒有很長遠的規劃和發展前景?請您給予支持公司發展的股東正面回饋,謝謝 。”

9月12日,亞光科技答復:“公司將持續關注本次股份減持計劃的進展,督促股東合規減持,積極協調和引導股東通過大宗交易、協議轉讓的方式進行,盡可能降低對二級市場股價的影響。”

但歸根結底,市場對亞光科技股東減持的負面反饋除了占公司總股本比例巨大,也有對其業績下滑的擔憂:2020 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9.10 億元,同比增加41.09%;實現歸母凈利潤4225萬元,同比下降34.73%。

不過,在經過了短期暴跌后,亞光科技股價有所反彈。截至9月30日,月跌幅收窄至18.5%。但相比8月創下的每股26.13元高點,本輪回調幅度已高達40.98%。

總之,重要股東增減持雖然會對市場信心產生一定擾動,但最終決定長期走勢的仍是公司經營、基本面好壞。

快速索引:

安徽快3火爆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