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行業最新市場研究(8月8日)

2020-08-08 13:14:12來源:瞄股網作者:喬峰

  2020年上半年非上市銀行業績不容樂觀。

  券商中國記者通過梳理100家中小銀行上半年業績數據發現,有61家銀行凈利潤同比下滑,也就是說超6成銀行凈利同比下滑。7家銀行總資產下降,還有7家銀行資本充足率已跌破監管紅線。

  數據表明,利潤萎縮由多方面原因導致,較多銀行因上半年營收明顯減少和資產減值損失擴大所致。

  中小銀行利潤下滑,農商行居多

  據券商中國記者統計,截至7月31日中國貨幣網和中國債券信息網上共披露了100家中小銀行上半年業績報告。利潤下滑的61家銀行多數位于中部、東北及華北地區,其中51家為地方農商行,10家為城商行。

  凈利潤萎縮幅度最大的3家銀行分別是遼陽銀行、山西盂縣農商銀行河南新鄭農商銀行,分別下降了88.7%、57.9%和54.9%。此外,還有20家銀行凈利潤下降幅度超過20%,14家降幅超過30%?傮w而言銀行仍保持盈利狀態,未見虧損。

  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多家計劃上市銀行業績也受到沖擊。如湖北銀行上半年凈利潤6.67億元,同比下降39.75%,不良貸款率達2.70%,比年初增加0.71個百分點,創下歷史新高,這也為該行上市之路蒙上陰影。已在證監會IPO排隊名單中的南海農商銀行上海農商銀行凈利潤也同比縮減,分別下降9.44%和2.3%。

  業績下滑的同時,部分銀行還出現總資產下降的情況,也就是“縮表”。據券商中國記者統計,有7家銀行出現縮表,資產總額相比年初下降,其中遼陽銀行、營口銀行和靖江農商行資產下降額度均超過20億元。

  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向券商中國記者表示,銀行開展的金融同業、金融市場業務減少,是資產規模下降的原因。如營口銀行的持有至到期投資比年初少了大概100億元。部分銀行由于貸款增速慢,同業壓減,綜合作用導致資產增速下降,甚至是負增長。

  伴隨業績下滑而來的還有銀行不良貸款率的上升。券商中國記者統計發現,披露不良貸款數據的29家銀行中,超過一半的不良率有明顯上升。其中上升幅度最大的是阜新銀行,不良率達3.65%,比年初上升1.67個百分點,而貸款撥備覆蓋率卻比年初腰斬,僅為75.77%,已經跌破監管標準。阜新銀行上半年凈利潤也遭受較大幅度沖擊,比去年同期減少31.49%。此外,?谵r商銀行的資產質量也明顯下降,不良率達4.05%,在上述銀行中最高,快接近5%的監管紅線。

  中小銀行利潤為何普遍下滑?券商中國記者通過分析多家銀行的財務數據后發現,各家銀行利潤下滑都有類似原因:

  一是部分銀行凈利潤縮減主要因上半年營收大幅下降導致,如貸款利息收入和投資收益減少等。如遼陽銀行的總營業收入同比減少41.5%,在資產減值損失變化不大的情況下,凈利潤大幅下滑88.7%。

  二是由于大幅擴大資產減值損失計提,銀行凈利潤受到侵蝕。有銀行在總營收下降不多甚至增長的情況下,大幅擴大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導致凈利潤大幅下滑。如肇慶農商行營收僅降7.89%,由于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同比增加595.45%,導致凈利潤縮減46.37%。

  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表示,銀行是順周期行業,新冠肺炎疫情不僅使實體經濟增速下降,還為經濟發展帶來更大風險。這一方面導致需求降低,不利于銀行利潤增長;另一方面造成銀行不良資產上升壓力加大,侵蝕銀行利潤。他說,“一般而言,銀行業規模越大抗風險能力相對更強,中小銀行規模較小,也不利于對其有效應對疫情的負面影響!

  國信證券首席分析師王劍認為,目前中小銀行的利潤下滑與疫情關系可能不大。由于銀行風險暴露存在一定的滯后性,疫情對公影響估計明年才能體現。

  7家銀行資本充足率跌破監管紅線

  中小銀行凈利潤下滑的同時,也伴隨著資本充足率的普遍降低。據券商中國記者統計,在94家已披露最新資本充足率指標的銀行中,74家銀行相比年初有不同程度的資本充足率下降,更有7家銀行已跌破監管要求。銀保監會對中小銀行最低要求分別是,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級資本及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不低于8.5%和7.5%。

  這7家銀行大部分為地方農商行,3家位于山東,分別是陽谷農商銀行、煙臺農商銀行和榮成農商銀行;2家位于貴州,分別為烏當農商銀行和貴陽農商銀行,其余2家為遼陽銀行山西運城農商銀行。其中,烏當農商行、貴陽農商行以及陽谷農商行三項資本充足率指標均不達標。此外,烏當農商行、陽谷農商行、榮成農商行和煙臺農商行,還分別遭到聯合資信、中誠信等多家評級機構下調主體信用評級。

  資本充足率嚴重不達標的烏當農商行,三項指標遠低于監管要求,資本充足率僅為4.85%,一級資本及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僅為1.70%。

  事實上,烏當農商行并不是今年才陷入資本充足率困境。翻閱該行歷年財報,早在2017年該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一級資本充足率就跌至負數,2018年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與一級資本充足率繼續為負,直到去年才轉為正數。相比今年初,該行三項指標雖有上升,但今年上半年凈利潤又遭重創,同比下滑47.2%。財務數據表明,利潤下滑主要原因是不良資產的核銷,該行資產減值損失支出項比去年增加134.8%。

  據了解,近年來烏當農商行不良資產出現大幅暴露。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該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97%、11.75%和9.85%,在上半年報中,烏當農商行未披露最新不良率。

  對于不良率大幅上升的原因,烏當農商行此前解釋稱,在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大背景下,受國家經濟結構改革、信貸管理粗放及人員綜合素質不高等因素影響,同時按照監管部門相關要求,逾貸比應控制在100%以內,該行將五級分類逾期90天以上不良貸款逐步入賬,故2018年末不良貸款率等監管指標未達到監管要求。

  聯合資信評級公司在最新的評級報告中表示,受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產業結構調整等因素影響,貴陽地區鋼貿產業及中小企業經營壓力加大,償債能力下降,加之民營擔保公司代償能力不足,烏當農商銀行信用風險持續暴露。

  此外,聯合資信認為,烏當農商行資本水平嚴重不足,使得各項大額風險暴露指標均遠超監管要求,因此不具有參考意義。單就大額風險暴露金額來看,烏當農商銀行風險暴露的客戶集中程度尚可。

  沿海地區銀行業績逆勢上揚

  然而與中西部、東北地區銀行形成對比的是,江浙、廣東、山東等沿海地區部分銀行凈利潤卻仍保持較大幅度增長。如佛山農商行、臺州銀行、溫州銀行、泰安銀行等,凈利潤增長幅度均超過30%,佛山農商行凈利潤表現亮眼,上半年錄得凈利潤11.92億元,同比增長79.2%。

  除了廣東、山東部分銀行業績表現不俗以外,一個較為明顯的特征是浙江、江蘇等地的多家中小銀行保持營收、利潤增長,且保持較高資本充足率和較低的不良貸款率。如溫州銀行凈利潤增幅達72.78%;臺州銀行上半年營收39.23億元,同比增長20.46%;實現凈利潤19.10億元,同比增長34.77%等。

  以浙江省內的銀行業為例,國信證券認為,這些地區有許多經營優異的中小銀行與其區域經濟特色有關,從而形成了“小而美”的中小銀行“浙東現象”。國信證券指出,浙江省大型國企相對較少,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成為了銀行業的主要客群,為中小銀行的經營發展創造了空間和條件。同時,浙江省經濟發達,吸引了大量全國性銀行來這里開設分支機構,再加上本土大量的中小銀行,銀行業內部競爭非常激烈。競爭倒逼銀行尋找差異化客戶定位、真正做到“以客戶為中心”,實施市場化的考核激勵機制,催生出一批經營業績優異的中小銀行。

  對于這些銀行盈利能力較強的原因,國信證券認為,這些銀行盈利能力強的原因都是相同的,他們都擁有非常高的資產端收益率,但風險成本卻跟大中型上市銀行接近;同時,他們的業務及管理費支出也特別多。這是小銀行做小微業務的典型特征。

  抵御經營風險仍需提升公司治理能力

  綜合上半年中小銀行業績數據,可以發現許多中小銀行經營業績出現嚴重分化。目前,我國大部分商業銀行的利潤用于資本補充,利潤下滑也將影響銀行資本補充。記者注意到,上述100家銀行,超過兩成的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指標接近或已經低于監管紅線,中小銀行資本補充面臨較大缺口。

  此前,央行研究局課題組5月份在《中國金融》上刊文稱,面對疫情沖擊下的經濟下行態勢,城商行和農商行的盈利能力和抗風險能力都弱于大型銀行股份銀行。因而要高度關注這些金融機構的盈利能力和抗風險能力。由于我國金融周期與經濟周期不完全同步,不良貸款風險暴露存在一定滯后性,加之疫情以來銀行業對企業實施延期還本付息等政策,在資產質量承壓情況下,后期銀行恐面臨更大的不良貸款處置和資本消耗壓力。

  面對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問題,此前一位證券研究人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目前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困難,只是產生的結果。其根本原因在于,部分中小銀行經營管理水平較差,導致沒有投資機構愿意補充。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認為,中小銀行更需要健全完善公司治理,以良好的公司治理推動其穩健發展。

  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8月3日發布針對當前中小銀行所面臨的主要問題與對策專題報告指出,目前中小銀行在小微金融服務領域面臨的主要困難包括:第一,中小銀行息差收窄,利潤空間受到擠壓,現金流狀況惡化,經營風險上升;第二,部分地區中小銀行難以獲得足夠的小微企業客戶,市場競爭較為激烈;第三,中小銀行資本不足問題較普遍,資本補充較困難;第四,中小銀行獲得小微企業大數據以及場景入口的成本較高,用于支持獲客和風控的數據來源不足。

  針對深化中小銀行改革、提升服務小微企業質效,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課題組從多個方面提出了建議。如維護中小銀行流動性,便利中小銀行融資。暢通流動性傳導渠道,讓貨幣政策工具能夠更加直接通達中小銀行。推動小微企業信貸資產證券化。支持中小銀行發行永續債、紓困專項債等。從稅收方面階段性地給予中小銀行一定的減免。根據疫情演化狀況延長直達實體經濟的政策工具的期限。研究建立小微貸款風險出表或風險共擔的機制。允許中小銀行在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方面與大行有所差異。改進銀行考核辦法,提高銀行自主權。

  此外,還可以提高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工具的審批效率,創新資本補充工具,拓寬銀行股東范圍。推進中小銀行完善治理體系,提高內控水平,增強風控和盈利能力等。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快速索引:

安徽快3火爆上市